你当前的位置::黄陈门户网站 >体育> 冬奥会3金得主周洋 短道老将 大道新人

冬奥会3金得主周洋 短道老将 大道新人

2019-10-31 08:08:12

来源:黄陈门户网站

作为手握3枚冬奥会金牌的老运动员,在运动生涯末期决定转项对周洋来说是个很大的挑战。若能站在北京冬奥会的冰面上,周洋将迎来第4次冬奥会之旅。1·转型“4朵金花”只有周洋还在坚持2018年4月,平昌冬奥会

在周扬的计划中,平昌并不是奥运之旅的终点。她正在为第四次奥林匹克之旅而努力奋斗。数字/端口

周扬

生日:1991年6月9日

高度:1.65米

出生地:吉林长春

运动:短道速滑,速滑

毕业班:长春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主要奖项: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女子1500米短道速滑冠军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3000米接力冠军

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1500米短道速滑冠军

上周末,站在新建的二七速滑馆的冰上,28岁的周扬说他还是个新人。作为一名在冬季奥运会上获得3枚金牌的老运动员,周扬在体育生涯结束时决定改变项目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希望在2022年参加我自己国家的奥运会。毕竟,年龄也不小。我仍然想突破。”如果你能站在北京冬奥会的冰上,周扬将迎来第四届冬奥会。

1.转换

“四朵金花”只有周扬坚持

2018年4月,平昌冬奥会结束两个多月后,短道速滑国家队宣布了新的国家训练队名单。冬奥会三枚金牌得主周扬被分成第三组。

这是短道速滑队的第一种分组训练模式。周扬的第三组是“跨项目组”。除了短道速滑,她还会考虑速滑。这是她第一次与速滑联系在一起。

“我在短道速滑中跑得很快,但速度滑冰中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我会尽我所能,期待着良好的发展。”周扬首先谈到了交叉运动,他说这只是他短暂职业生涯结束时的一次尝试。

正如周扬所说,一切都是未知的。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进行调整,在跨学科领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直到今年2月,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中心才发布《关于组织短道速滑运动员参加试练的通知》,周扬的名字才与速度滑冰完全联系在一起。她成为了以王蒙为首的跨界速滑国家训练队的成员。曾经并肩作战的队友现在改变了身份,成为了大师和门徒。

之后,周扬和速滑队去海南和加拿大训练。她也完全从短道速滑运动员变成了速滑运动员。今年5月,国家短道速滑训练队(简称短道速滑队)成立。28岁的周扬被分成国家速度滑冰队的攀登组。当被问及登山队是否是最好的队时,周扬害羞地笑了笑,“差不多了。”

周扬对这个庞大的短旅并不陌生。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短道速滑队赢得了女子3000米接力金牌。当时的四名选手是王蒙、周扬、张辉和孙琳琳。目前,王蒙是短道速滑队的教练组组长,孙琳琳是执行组组长,张辉是短道速滑女子的中国教练。

九年后,这四个人再次聚在一起,熟悉的环境也让周扬更快融入新团队。在采访中,周扬会无意识地说“我们的大道玩家”是怎样的。

从温哥华到北京,只有“四朵金花”中最小的周扬坚持说,“他们有时嫉妒我,只有我还在滑冰。”

2.孙子兵法

共同的心面对第一个转弯季节

10月11日晚,周扬出现在新建的二七速滑馆的冰面上。此前,周扬参加了在加拿大卡尔加里举行的测试赛。速滑队直道比赛是她第一次正式比赛。

周扬的第一个项目是1500米。这段距离对她来说非常熟悉,因为她是冬奥会历史上第一位捍卫1500米的女性。尽管两者都是1500米,周扬对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感受。“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是距离相同,但它们非常不同。短道速滑与人相比,速度滑冰与时间和自己相比。”

最后,周扬1500米的成绩是2分06.49秒,在20名选手中排名第11,比世界杯标准低4秒。“对我来说,(结果)还不错。但与所有人相比,它仍然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周扬说道。

第二天,在1000米赛跑中,周扬抢到第一杆就跑了。第二发子弹直接因为他缓慢的下蹲而被罚下。事实上,在卡尔加里高原测试中,周扬的1000米成绩已经达到世界杯参赛标准。她不可能参加这次直接的比赛,但是她不想错过任何锻炼的机会。周扬因事故受到惩罚时非常沮丧,坐在一旁擦眼泪。

”周扬在结束后一直抱怨自己。她知道站在溜冰场上意味着什么。”王蒙说,周扬,作为一名从短路到大路的球员,珍惜每一场比赛,“她希望展示的是带领大家前进的精神。”小组出发后,王蒙一直在场外为他的前队友欢呼。周扬在最后3圈也做出了很大努力,是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的人。

对周扬来说,这一意想不到的惩罚也提醒她,她需要时间来适应这条大道。用周扬的话说,“每天的训练都是一个挑战。”

简而言之,周扬的技术无可挑剔。现在,她想把短道速滑的一些优势带到弯道上。“在短跑道上,我们很少沿直线滑行,有时我们会走错几步。然而,当我们转向速滑时,我们通常会直走。我们受了很多苦。速度滑冰直线距离超过100米,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当然,周扬在他第一个赛季的客场比赛中不敢期望太多。“毕竟,我刚刚换了速度滑冰,希望今年能以平常心来对待这场比赛。如果你在比赛中表现不好,或者有起有落,我希望你能放轻松。”

3.希望

2022年冬季奥运会成为首要目标

平昌冬奥会之后,外界一直在猜测周扬是否会退休,但她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是她最大的希望。

“当时,速滑的目标是站在2022年冬季奥运会上,因为在家参加奥运会并不容易。毕竟,年龄不算太小。”周扬说,他也想突破自己,“我希望参加2022年在我国举行的奥运会。”

速度滑冰直道比赛的第一个比赛日,许宏志和短道速滑队的其他成员也参加了跨项目比赛。周扬解释了速度滑冰的技巧,比如起跑,看起来像个老速滑运动员。不到半年,周扬适应得很快。

谈到把短路变成宽路的好处,周扬笑着说他“会拼写”,但如果他能再拼写一遍,他应该一步一步来。“我心中有一个目标。我每天都尽力而为。2022年是最高目标,现在是分阶段目标。每次分阶段目标完成,然后到2022年。”周扬说,练习大道的最大乐趣是每次挑战自己,每次都比上一次好一点。

现阶段,周扬还在完善各种技术,她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这次直道比赛是我第三次参加1500米比赛,每一个环节都在摸索,包括每一圈、前300米、短跑等的体能分布。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滑冰方法,需要改进。”

今天的短旅,“交叉事件”是一个高频词,很多主干道团队的成员过去经常练习短训班。用王蒙的话说,“现在大道全能队基本上是在练习短训班,回到比赛前的大道。”

周扬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从短路转向主干道的人。王蒙说,短道速滑实际上是世界上的一项运动,许多运动员练习交叉学科。例如,中国第一位冬奥会速度滑冰冠军张虹,以前是一名专业短道速滑运动员。

在国际上,也有许多短路通向巨大成功的例子。以去年平昌冬奥会为例,七名韩国运动员在主跑道上获得了七枚速度滑冰奖牌,其中四人有过国家队短道速滑的经历。

新京报记者孙广海访谈

辽宁11选5

上一篇:为中国发展的卓越成就喝彩(国际论坛) 下一篇:圆明园启动“修复1860”项目二期

猜你喜欢

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