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黄陈门户网站 >社会> 百年前先农坛建起两座新建筑,随后为何却沉寂了?

百年前先农坛建起两座新建筑,随后为何却沉寂了?

2019-11-30 17:09:12

来源:黄陈门户网站

《天才碰麻瓜》是由宋洋导演,路宏、姜瑞佳、林佑威、李锦飞主演。羿扬考上了斯雅医学院,第一天来到医学院大门外面,看着医学院的标志,羿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在万明路祖母的房子里住了很长时间。从那里,我向南走到北京育才学校。我和表哥毫无问题地漫步到那里。那时,北京所有的孩子都知道育才学校最显著的地方是“古老的农业祭坛在学校里”。不幸的是,在我们看来,早已年久失修的古代农业祭坛只是几个破旧的大厅,观察台上的杂草长得比人还高。夕阳西下时,我们坐在青城宫的台阶上,看着无数蜻蜓在浓烟和杂草中飞来飞去。我们的心中充满了忧郁...

作为老北京的“五坛”之一,先农坛长期被忽视甚至遗忘,但无论时间如何流逝,其悠久的历史和崇高的地位是不可否认的。尤其在民国时期,它曾作为北京第二个平民公园对外开放,深受市民喜爱,成为城市开放、文明和进步的象征。

谁会吃皇帝种的食物?

中国自古以来就以农业为基础,历经历代。从皇帝到平民,中国非常尊重土地和农业。咸农坛是明清两代皇帝向农业银行献祭农业的地方。它建于明朝永乐十八年(1402年),比天坛早十八年。它最初名为山川坛,清代改名为仙农坛。仙农祭坛占地1700亩,由青城宫、太岁堂、神厨、神仓、巨府堂五组建筑组成。还有四座祭坛,即广能台、仙农台、天参台和特根台——其中最著名的是广能台,因为台南是著名的“一亩三分地”。

“一亩三地”的正式名称应该是耕田。这是皇帝首先向农业之神献祭后亲自耕种的土地——这个“规则”可以追溯到明朝,阿明人沈邦曾在他的“万部杂录”中详细记录了皇帝耕作的做法。每年春分前后的吉日,皇帝都会带领大臣们参观农业竞技场。顺天府提前准备好了牛和农具,建造了色彩斑斓的温室,把犁过的田地变成了柔软肥沃的土壤。当皇帝到达时,他换上皮衣(皇帝在亲自进行犁地仪式时使用的特殊服装),来到犁地的位置。他面向南方站着,在官员们高喊祝福他的话的陪同下开始埋头苦干。顺天提督把鞭子举在牛旁边,几个老农民帮助皇帝犁牵牛花。他们在一亩土地上犁了几次(通常三次,三次还田)。然后皇帝爬上观景台,看着大臣和老农民继续犁地播种。清朝建立后,清朝皇帝继承了明朝旧社会向农民献祭的制度。顺治十一年,清朝皇帝恢复了向中国农业银行献祭农业的仪式。雍正帝非常重视这一仪式,几乎每年都来参观古代农业祭坛。没有人敢吃收割的庄稼,把它们藏在古代农业祭坛的神圣仓库里,作为祭祀用,这个祭坛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仓库”。甘龙皇帝曾经对仙农祭坛进行了大规模的修缮和重建,并颁布法令在祭坛上广泛种植针叶树和柏树,以利于祭坛的神圣...正因为最高统治者虽然是皇帝,却必须以身作则,这使得所有阶层都非常重视农业。由于雍正帝曾颁布法令,命令全国各地为祖先建祠,并将祭祖仪式变成全国性的祭祀仪式,各级官员不必说,即使在春耕到来之前,人们也会在寺庙或祠堂里祭拜神农,祈求丰收。

自19世纪中后期以来,虽然帝国主义侵略加深,清朝的统治日渐衰落,但昔日的农业世界逐渐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由于皇帝要么以“木兰秋游”的名义逃离首都,要么继承人太年轻而不能离开皇城,牺牲制度越来越被放弃,尽管派官员献祭的仪式仍然可以进行。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先农坛被美军占领,成为军营,太岁堂(Tai Sui Hall)成为陆军医院,沈仓成为美军司令部。当美国军队撤退时,强盗抢劫了祭坛内的祭祀器皿...从那以后,这座古老的祭坛日渐破败。

鲁迅《审视土地能否成为公园》

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内政部成立了礼俗司(Ritual and Custom Department),负责清朝移交的皇家寺庙,并在仙农坛的神圣仓库内设立寺庙管理机构。当时,普通人对皇家寺庙有很大的好奇心,所以他们经常未经允许闯入寺庙,时代理论也要求这些地方尽早开放,变成公园。民国政府开始着手准备,并派出人员调查可行性。其中有周树人(鲁迅),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处处长。他在日记中写道,6月14日,“下午,我们和梅·广钧·Xi、胡·于君一起去天坛和先农坛考察这块土地是否可以用作公园。”

1912年12月26日,为纪念中华民国成立一周年,内政部文物保护研究所宣布天坛和祖农坛将开放十天,“全天开放,门票不出售,海内外各界人士可以随意观赏”。这在当时的首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人们像潮水一样涌进了两座祭坛,祖农祭坛上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根据正宗爱国报纸上的记录,“红男绿女,扶老扶幼,一路上一个接一个地来了。确实有难以言表的人描述他们的欣喜和迷恋。几乎所谓如鲫鱼如蚂蚁,交通也是如此”!

正是这十天的开幕活动向公众展示了他们对公园的渴望和渴望。尤其是圣坛作为中央公园开放后,报纸上有更多的呼吁:“在北京市,面积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光靠中央公园真的不足以满足市民的需求。因为中央公园位于前门,只对市中心的居民方便,但在南城之外,被城墙挡住了,最后不方便了。”然而,程楠是当时北京人口最稠密的地方。通常,人们只能去陶然馆观光,这真的很无聊也很紧张。另一方面,包括周树人在内的许多政府官员都把目光转向咸农潭:“占安市以繁荣著称,珍惜所有名胜古迹,无论是郊区还是寺庙。它规模不大,缺乏自然风光。详细检查,但第一个农坛,地势广阔,寺庙崔伟,古树葱郁,杂花缤纷。欧洲和美国最古老的松树和柏树几乎是罕见的。它们只能在自然风景的壮丽景色中找到,并且可以从公园中选择。”

1915年6月17日,在京都市办公室主持的选址、规划和改造之后,北京南部城市的第一个平民公园正式向公众开放,命名为先农坛公园,“门票一铜元,观光门票五铜元”公园里,莲花池和鱼池相继建成。140头驯鹿从避暑胜地被引进来,以开辟一个鹿园。太岁寺建了一座茶馆。寺庙前建了一个秋千花园和一个投掷场。还有娱乐设施,如书画俱乐部、书报馆等。礼器的展示让游客了解古代祭祀的历史。“在二滩,在道路两旁和主厅的松树林里,花草混杂在一起。桃林以东约89亩,被指定为鲜花展示区,覆盖着红色和紫色,最具娱乐性。此外,在东隅的空地上,另一个蔬菜床将被打开,绿篱豆花将盛开。现在村庄可以享受家庭的味道了。”

这样一个从任何角度来看都符合现代公园的规划和设计,无疑会很受公众欢迎。此外,公园里还不时放映电影和烟火。“先农滩烟火”将很快成为京都的一个场景。不久之后,随着仙农祭坛的外墙被拆除,外祭坛的北部和旧的内祭坛被合并成一个“城市公园的南部”,溜冰场和图书馆也被开放...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内务档案馆”中的一项统计数据可以显示出公园里的游客数量:在民国初年的北京,一枚银币可以兑换130到140枚铜币,仙农祭坛的门票总共只有6枚铜币,而北京市政府只需使用公园的门票和地租就可以每年赚取8000银元。

观景台上的庸俗摄影棚

1919年,仙农祭坛上新建了两座建筑:一座是观景台和耕亭,有八角形的两层底座和彩色玻璃门窗。另一个是纯欧式的三层钟楼,俗称“四面钟”。这座高大的钟楼位于外祭坛森林,非常显眼...但奇怪的是,就在那之后,就像陈宗帆在《艳豆丛考》中说的那样,南方城市公园在当时“车马大骚动”之后突然变得“寂静”,仿佛一夜之间迅速衰落。根据作者搜索的信息,其原因似乎与管理层对经济利益的贪婪以及将公园土地随意出租给肆无忌惮的商贩有关。据1925年《晨报》报道,内政部将拍卖先农坛外的农田,不到三年,先农坛外的农田已经易手多次。交易的原因是官员们“低价出租”,并帮助曹锟贿赂选举。直接失败后,内政部将收回土地并再次拍卖,目的是“增加大银行雇员的工资”。这就像许多旧的国有商场,不管他们的黄金招牌,削减,出租和出售摊位给小商贩,导致假冒伪劣产品的批发。

日本学者江汉中野在20世纪20年代初多次参观咸农潭。他的游记给我们留下了先农坛公园从繁荣走向衰落的最后一幅画面。他走进仙农祭坛的大门:“大门旁边挂着一个黑体字的牌匾,写着“城南公园”,旁边还有一个“内政部寺庙管理处”的牌匾。此外,在小门的右侧是“史静警察局巡逻教练办公室”和“安全警察第二支队”驻扎的“牌匾”。买了票后,他看到道路两旁种着各种各样的花,上面覆盖着沙子和石头,它们像春天和夏天的伸展锦缎一样娇艳。被土墙包围的地区的西部是鹿园,此时只有几十只鹿。在太岁寺附近,一群警察正在学习骑自行车。“朝拜大厅两侧的牌匾悬挂着大致相同形状的粗糙纸张,上面写着“球室”和“茶馆”,大厅的柱子上钉着“每茶六块木头”。由此可见,这个大厅已经被用作舞厅和茶馆。在白店的西侧,“在深绿色和参天大树中”还有一个露天小吃店。年轻的侍者礼貌地迎接客人。”不用说,还有啤酒和苏打水。如果有特殊要求,可以供应中餐,也可以供应白酒和绍兴酒。“厨房位于屠宰场后面。如果你预订,你可以在这个有参天古树的地方举行一个优雅的宴会。中野江汉常在夏天后来这里,“独自坐在树下,用酒和蔬菜煮酒,悠闲地享受半天。"

然而,还有一个江汉中野非常不喜欢的地方。也就是说,广庚平台上的广庚亭已经变成了照相馆,成为了“镀锌薄铁檐的庸俗茅屋式建筑”。玻璃的四面用红笔写着“精致放大”字样,北屋挂着类似任丹广告的大招牌“荣亭摄影”。江汉中野气愤地说:“在著名的古代皇帝的观景台上,作为一件历史文物,那些重建相关建筑后能感到安心的人就像烧小提琴、煮鹤一样无味!“至于观景台前的一亩三分地,已经成为人们践踏的荒凉地区。像古代农业祭坛上的其他残破建筑一样,它让江汉中冶“心酸”...

1927年,北平市政府以高价出售仙农坛外的土地和树木,并观看那些高耸的古柏和松树被砍伐。北平市民介入阻止他们这样做。然而,美国学者刘易斯·查尔斯·阿灵顿(Lewis Charles Arlington)在他的《古都旧景》一书中记录道,当他在20世纪30年代参观仙农祭坛时,它“不再对公众开放...院子里的大部分古柏都被砍倒,用来烧柴”。

在此后的沧桑中,先农滩已经成为历史洪流中时不时出现和消失的阴影。老北京人都知道并尊重它,但是除了附近的居民,很少有人去参观它。一英亩土地被分成三部分,成为育才学校的篮球场。后来,学校撤出并恢复了农业。不久前,它还收获了金黄色的谷穗...我不知道已经在育才学校当老师的表哥,会不会想起小时候走过田野的情景。不管它是贫瘠的还是肥沃的,只要有迹可循就好了。

中彩网 吉林十一选五投注 1分6合彩

上一篇:海底捞市值突破2000亿港元,创始人夫妇“乐开花” 下一篇:范冰冰38岁生日发首支Vlog,感谢粉丝一路陪伴,粉丝评论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