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黄陈门户网站 >文化> 三毛:读书只为自己高兴

三毛:读书只为自己高兴

2019-11-20 16:10:08

来源:黄陈门户网站

文 | 三毛世上一日,书中千年,但觉天人合一,物我两忘,落花流水,天上人间。念书不为任何人,念书只为自己高兴。贾政要求《红楼梦》中的宝玉念“正经书”,这使宝玉这位自然人深以为苦。这一说,使我联想到一个

文|三毛

世界上有一天,这本书会持续一千年,但我觉得天堂和人类是一体的,我忘记了这两件事。落花流水造就天地。

我喜欢把阅读作为一种永恒的追求,愿意把余生献给书籍。

如果你失去了通常因阅读和隐居而得到回报的朋友,同时又显得不讲道理和失去礼貌,那么你除了后悔什么也做不了。

由于能力有限,愿意失去世界上的其他娱乐和别人眼中的繁荣,时间不能分配给其他企业,只能用于书架上越来越多的书。

我的收入、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都可以轻松,节俭不能在书中讨论。我抽出每一分钟给别人,但我很乐意花在阅读上。这是我的自私和浪费,没有任何解释。不仅没有解释,而且我感到很自在。

我不打算去上学,事实上,我不能在这件事上做生意。

在书里,我只是在玩。书中有很多地方,一个大观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充分发掘,更不用说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

孔子说“你”(you)余一这个词从小就被理解,但老师必须说:边工作边工作,边玩耍。分开处理这两件事对我来说同样无趣。

如果你不会游泳,你就不能努力工作,如果你不会游泳,你就不能看书。

他经常阅读白色字体,拒绝放下书本去检查“刺海”。慈海并没有停止阅读,而是为了好玩而阅读,而不仅仅是为了检查一个发音。

如果你真的理解了这个单词的意思,而你又不识字,那么如果你把书放在一边看字典,你就会失去动力。如果你放弃这两个,你肯定会放弃这本字典。幸运的是,普通人阅读是一种个人享受和体验,不是因为你读了一些给国家或人民带来灾难的白字。

学习不是为任何人,而是为你自己。

然而,我不是故意去上学的。我不得不刻意寻找事物,甚至风景。我找不到我要找的东西,但是很累。

有时候,当我深夜进入一本书时,我会突然回头——嘿,那个人不是在昏暗的灯光下吗?我没有找到任何人或任何东西,但我已经躲在人们背后给他们惊喜了。

我不知道我抓到了谁,也不知道我藏了谁。环境来自我的内心,但环境不会被书籍破坏。黄亮做了一个梦,窗外的东方又亮了起来。世界上有一天,这本书持续了一千年。然而,我觉得天堂和人类是一体的,我忘记了这两件事。水从天上和地上落下来。

贾政在《红楼梦》中要求宝玉读“严肃的书”,这使自然人深感苦涩。幸运的是,我父亲不是贾政。从小就陈列在书架上的书籍包括科学天才、社会伦理、宗教、爱情、武术侦探、推理散文、手工家务、魔法、化学、天文学、地理学、新诗、古语、园艺、美术、中国音乐、笑话、哲学、童谣、剧本、散文...他们都处于震惊和兴奋的状态,前往万仞。

在我看来,好书就是好书,形式不是问题。自然,有些人会说这太杂了。这一说,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两个道学家意见不一,都怀疑道学的真实性,但都指责对方是错误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决定邀请孔子。孔子鞠了一躬,说:“我有一个伟大的方法,为什么我应该是一样的?两位先生都是真正的道德家,邱肃很钦佩他们。有什么谎言吗?”两个人非常高兴地退休了。弟子说:“师父的奉承是什么?”孔子说:“这一代人哄他去够了,是什么惹了他?”

阅读世界上所有关于天才学者的书籍是人生的一大乐趣。就我而言,天才学者的定义不能局限于纯粹的文学。当然,图书馆也会被参观。昂贵的书和绝版的书通常会开放给人们阅读,但不能借出。

我去的图书馆在文化大学。每当我站在不受欢迎的书架前看书时,另一个不知道如何做好的人悄悄地走了过来,彼此微笑着,相互理解,这也是生活中一种淡淡的快乐。

当我去博物馆的时候,我不得不翻过信息卡,像城墙一样慢慢走过书架,但我感觉到风吹过群山,花儿漫天飞舞,我的心平静、清澈、充实。

你不可能总能找到你想要的书。北宋仁宗时代,书架上藏着一本叫《玉历宝鉴》的书,很容易找到。环顾四周,这一个没有来,但是另一个,在东隅桑玉之间,是另一种快乐。

图书馆建了一个带桌椅的阅览室。它邀请人们静观其变。那些想学习的人应该这样做。像这样阅读时,人和书都有姿势规则。规则是我们一生中不能离开的两个词。它们并不可怕。

不幸的是,靠着书、在地上看书、在床上看书、在树下看书和边吃边看书的快乐在图书馆是无法实现的。我喜欢音乐,但是我不喜欢去听音乐会。这主要是原因。

事实上,图书馆已经足够好了,不能再多要了。仅仅因为我自己的个性最害怕僵硬、严肃和荧光灯,我更喜欢深夜阅读。如果我静静地坐在图书馆里,带着我自己的小台灯和茶具,一生博览群书,那将是一个好的结局。

我很少向别人借书回家。我借的书是一个客人。因为害怕得不到适当的对待,它看起来像一张纸。仔细翻过来后,我仍然把山看成山,水看成水,我不能进入文化环境。我也不喜欢有人向我借书。

每次我得到一本好书,我一次买十本书。如果我申请贷款,我会给一本书。双方都很高兴。

我不借我的书或牙刷。我坚持把它们给别人。

人们说旅行数千英里阅读数千本书需要两点。事实上,你可以在旅途中同时学习。当你在候诊室读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时,时间过得飞快。

作者:三毛,作家兼旅行家,是台湾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他的代表作包括《梦中有多少花落》和《撒哈拉的故事》。这篇文章摘自“我不知道我是否是梦中的客人”。

责任编辑x晨雨值班编辑x韩降雪

上海时时乐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500彩票 重庆快乐十分 dafa888

上一篇:首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开幕 下一篇:今夜西风凋碧树,明天就得穿秋裤

猜你喜欢

精选文章